馮學成居士 《趙州禪師語錄》壁觀 後記

2022-05-19 01:20:04 字數 994 閱讀 3206

後記  2001年4月,淨慧大和尚囑我為趙州祖師語錄作一些導讀性的介紹,並付梓流通,為2003年柏林寺萬佛樓開光致慶。接到這個任務,我倍感壓力。因為學禪的人都知道,趙州祖師的語錄,乃禪宗內的無上法寶,其堅實處,如壁立千仞,無可攀緣;其飄忽處,如青煙掠宇,莫能把捉。其殺活縱奪,權實機變,誠如明末曹洞宗大師雲門圓澄禪師在其序中所言:“全機大用,非予劣智慧解。”再看歷代祖師對趙州語錄的唱頌。在《頌古聯珠》中,也僅六十九條而已。(相比之下,臨濟十七條,仰山二十二條,洞山二十六條,德山十四條,曹山二十一條,雲門五十五條,法眼十四條,趙州乃高居第一)如今要把這近六百條的語錄,一一用文字加以介紹,餘何人也,敢自不量力!但淨慧大和尚慈命難違,且多加激勵。只得打起精神,奮不顧身,於趙州祖師的語錄中,吃棒領喝了。

禪門祖師語錄,全是向上全提一路,有德山棒,臨濟喝,洞山五位,雲門三句等等不一。而於趙州,則是“三寸軟舌,縱橫自在”。其要俱在令學人“言語道斷,心行處滅”,“直指人心,頓悟成佛”。若不明白這個宗旨,於祖師語錄,就是所謂“盲人騎瞎馬”,陷於文字的網阱中寸步難行。

北宋浮山法遠禪師有云:“未入的人,參句不如參意;已入的人,參意不如參句。”如今去古益遙,雖學佛之人漸增,但於祖意佛意,知者甚少。淨慧大和尚數十年來力倡禪宗,也是要讓學佛之人於祖意佛意上留心,而不為文字所拘,是“生活禪”之要義也。本著這個精神,筆者以“壁觀”的形式,將自己學習趙州祖師語錄的一些感受,盡所能而錄出。因僅是自己的感受,故行文與筆法,皆隨當時之意而無一定章法。亦是隨祖師的節奏,當顯則顯,當隱則隱,遮詮縱奪,詳略不一,唯盡“意”而已。故於名相典故,疏於註釋,也是畏因辭害意,而照應不周,在所難免。再於《頌古聯珠》中,選出一二首頌詩放在相應的語錄之後。因拙作《明月藏鷺――千首禪詩選析》對此有一定的發揮,對這些頌詩,這裡就不再作註釋。

完稿之後,心中亦喜亦憂。喜者,半年來每日焚香靜坐,默對數條語錄,如聞天籟,如飲甘露,其中滋味,實非往年可比。憂者,所出之文字拖泥帶水,或“東捺西捺”,而失“水上葫蘆”。是知我者或有所云云,罪我者亦或有所云云,皆當虛懷以待,靜候指正。此可稟淨慧大和尚:幸不負命。

馮學成   

2002年5月於成都